虧損、換帥、上市無期,紅杉高瓴們耐心走到極限

阿布 · 2020-08-19 10:53

京東、阿里、平安拼財力,春雨微醫好大夫拼速度。

互聯網醫療行業的競爭在疫情的加速下走到了十字路口。

如果按照派系分類,京東健康、阿里健康、平安好醫生等可歸為一類,這類“正教”背靠大樹,從體系內出發,逐步向外部進行拓展;另外一類更像是江湖派,以丁香醫生、微醫、春雨醫生、好大夫在線為首的企業出身草莽,開始從在線問診、在線掛號等角度切入賽場。

但無論是名門后代、還是江湖英雄,互聯網醫療賽場上的廝殺不問出身。

江湖“正教”的武功秘籍

2014年,阿里健康借殼中信21世紀在港股成功上市,上市后4年,注入了天貓醫藥館和支付寶醫療健康頻道的業務及資產。阿里健康一度被業內認為是最具野心的本土醫藥公司。

根據阿里健康財報顯示,發布2020財年,阿里健康實現營收96億元,同比增長88.3%,毛利潤22.3億元,同比增長67.6%,虧損1570萬元,同比縮窄82.9%。

目前,阿里健康的主營業務為醫藥電商、互聯網醫療、消費醫療、智慧醫療。其中,醫藥自營業務營收達到81.3億元,占比84.8%,醫藥電商平臺業務11.7億元,占比12.2%——兩者合計占有97%,醫藥電商業務依舊挑起了阿里健康營收的“大梁”。

這一點與京東健康類似。

5月中旬,京東集團公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財報,數據顯示,京東集團凈收入為1462億元人民幣(約206億美元),同比增長20.7%。值得關注的是,剛剛獨立運營一年的京東健康表現搶眼,旗下醫藥電商、互聯網醫院等業務板塊均呈高速增長態勢,為財報貢獻新亮點。

2019年5月,京東健康從京東集團拆分而出。業內將這一舉動視為京東健康獨立上市的預兆。今年618,京東在港交所二次上市,上市前的招股書中提及,三年期間內考慮將一項或多項相關業務于香港聯交所分拆上市。

目前,京東旗下擁有京東數科、京東健康、京東工藝品、京東物流四大支柱。目前京東數科選擇在科創板上市,下一個登陸港交所的大概率就是京東健康。

從業務來看,京東健康從京東電商業務中成長而出,最早源自電商平臺的線上業務。目前,京東健康主要業務包括醫藥健康電商、互聯網醫療、健康服務、智慧解決方案等四個業務版塊,同時布局“互聯網+醫療健康”。

京東健康的掌舵者辛利軍在去年上任后曾表示,“目前營收KPI的要求僅僅是把投入的‘利息賺回來’。”

事實上,京東健康與阿里健康有相似的命運,能夠盈利的部分仍然依賴于電商業務。想要實現更快的增長,京東健康和阿里健康都在暗暗尋找新的贏利點。

阿里健康的選擇是,拓展醫藥O2O業務。

截至2020年3月,阿里將康“30分鐘送達、7X24小時送藥”服務,已經覆蓋杭州、北京、廣州、深圳、武漢、上海、成都等共14個城市,同時已在全國超過140個城市推出“急送藥”服務。

一個新的亮點是,阿里健康上線了O2O處方藥業務,試圖將線上復診、開藥和線下送藥打通成閉環。

而京東的方向顯然是更線下,2013年前,京東就收購了 “青島安吉堂大藥房”,此后開通了線上的京東醫藥館,將線上下打通之余,還上線了藥京采購,即針對于藥店、診所等B端客戶的線上購藥平臺。種種舉動,正符合劉強東對于京東健康的預想:人貨場的重構,以及線上到線下全線貫通的整體邏輯。

今年以來,阿里健康股價漲幅近133%,截至8月12日,市值達到2489億,規模較年初擴張超1300億港元。京東健康勢頭同樣迅猛,三年內或許登陸港交所,讓其受到資本市場的期待。

大廠落地電商,草莽英雄們還在奔跑。

草莽巨頭的時代到來

今年以來,在線問診火了一把,借助疫情,提供在線問診服務的江湖草莽們也開始快速收割自己的領地。

7月,有外媒報道稱微醫赴港IPO的時間將會推遲到2021年初,有知情人士表示此次微醫的目標是上市估值達到100億美元。

作為備受矚目的互聯網醫療企業,微醫從掛號網起家,經過十年的發展衍生出微醫云、微醫療、微醫藥、微醫險和微醫檢等業務板塊。在平安好醫生上市之后,微醫就被不少業內認為將是第二家IPO的互聯網醫療項目。

遲遲沒有上市,盈利是最關鍵的原因,而微醫的煩惱,平安好醫生也有。

5月,平安好醫生宣布換帥。接替王濤的,是來自平安內部的方蔚豪。這場分手過程并不美滿,平安好醫生的公告透露了真實原因:“由于王濤履行的管理職責未達到董事會預期,經董事會決定,自2020年5月15日起免去王濤董事會主席職務。”

同花順iFind統計,2015年至2019年,平安好醫生歸母凈利潤分別為-3.24億元、-7.58億元、-10.01億元、-9.11億元和-7.34億元。王濤執掌之下,平安好醫生已經累計虧損近37億人民幣。

今年疫情期間,平安好醫生平臺累計訪問人次達11.1億,APP新注冊用戶量增長10倍,APP新增用戶日均問診量是平時的9倍,相關視頻累計播放量超9800萬。

根據財報顯示,今年平安好醫生的核心業務在線醫療收入達8.58億元,同比增長109%,其占公司整體收入的比重從2018年的12.3%上升到2019年的16.9%。

但也并未幫助平安好醫生扭虧為贏。

要由負轉正,不僅是平安好醫生,行業各家都在黑暗中摸索。即便是手持重金、擁有海量流量入口的騰訊也不得其法。去年1月,僅僅三歲的騰愛醫生走到了終點。

2017年3月,時任騰愛醫生的產品負責人姜軍軍表示,騰訊并未給騰愛醫生設定收入目標,并希望騰愛醫生的商業模式可以自然而然形成,不會對其粗暴地進行商業化。3年時間,騰訊終失去耐心且宣布關閉騰愛醫生,一個“資本好故事”被畫上句號。

有業內人士指出,互聯網醫療大部分面臨著變現問題,線上粉絲導流至線下非常困難且轉化率極低,互聯網醫療雖是一個資本好故事,但其本身卻并不是一個好的商業模式。

業內一家專門從事醫療投資的機構總經理告訴《融資中國》,雖然疫情帶動了互聯網醫療相關行業,但業內對這一行業并不正向看好。“最大的痛點在于醫保支付,醫療體系內相對封閉,瓶頸難以解決和突破。”他直言:“流量變現、商業閉環,最后都落在了醫藥電商上。”

新勢力的崛起,但資本不想再等待

今年3月,國家醫保局、國家衛生健康委發布《關于推進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開展“互聯網+”醫保服務的指導意見》(下稱《意見》),消息一出,引發各方關注。《意見》指出,將符合條件的“互聯網+”醫療服務費用納入醫保支付范圍。

目前來看,此次疫情防控期間,互聯網+醫保主要促進以下三個方面工作:

第一,解決常見病、慢性病的復診。第二,解決群眾買藥不便問題。第三,填補家庭醫生在疫情防控中的缺位。

行業重磅利好,在線醫療的機會真的來了嗎?無論如何,參與者開始行動起來了。

在北京地鐵,好大夫在線率先掛起了廣告牌。大規模的營銷背后,是資本方的焦急。

回到2016年,在線問診熱度被點燃。一組當年的數據顯示,2016年我國互聯網醫療市場交易額為155億元,在這其中,在線問診的市場交易額高達140億元,占當年互聯網醫療總交易額的90.32%。

包括好大夫在線、春雨醫生、微醫都在當時曾傳出上市的消息。但結局很是悲涼,春雨醫生創始人張銳過勞離世、微醫幾度欲沖擊資本市場都杳無音訊。

資本催肥之后,上市互聯網醫療企業僅有借殼的阿里健康和巨虧的平安好醫生。看上去,背后沒有金主的支持,就無法完成這龍門一躍。

資本市場對于互聯網醫療的耐心基本已經走到了極限,在阿里健康等互聯網醫療頭部企業仍在虧損的背景下,投資者對于講故事的邏輯信心可能越來越小。

這一點從互聯網醫療企業的融資節奏上也可窺得。

以微醫為例,自2010年拿到紅杉資本和領沨資本的首輪戰略融資后,微醫開啟快速吸金之路。2014-2018年,每年拿下一輪融資。背后投資方包括紅杉、高瓴、騰訊、啟明、晨興、復興醫藥、國開金融等近20余家。在2018年的Pre-IPO輪融資時,投資方為中投中財基金、友邦保險、新創建集團以及老股東跟投。但去年,未完成上市的微醫未有融資。據最新消息稱,微醫上市時間再次被延至2021年。這些投資人還能等待嗎?

再看春雨醫生。

這家成立后備受資本喜愛的機構在成立不足一年就拿到了藍馳創投的A輪投資。2013年拿到貝塔斯曼的B輪投資。2014年,再次收獲了中金佳成、如山資本、淡馬錫以及A輪投資方藍馳創投的C輪。2016年,春雨醫生拿下兩輪融資,投資方分別為東證資本、天津新柏頤投資、北京中科軟、東方證券。

此后,春雨醫生陷入困境,創始人離世,讓其登陸資本市場的腳步戛然而止。在2017年拿到夢百合的戰略融資后,春雨開始消沉。值得一提的是,夢百合是一家記憶棉家居制品研發銷售商,主營業務與投資天差地別。直到今年3月,搜狗橫空出世投資了春雨醫生,并成為第七大股東,持股6.39%。先不談即將賣身的搜狗近況,但從一級市場而言,資本似乎在遠離在線醫療。

好大夫在線亦是如此。

2007年,好大夫在線拿到策源創投和雷軍的天使投資后進入快速發展期,此后在2008、2011、2015、2017分別進行了ABCD輪融資。背后投資方包括DCM中國、摯新資本、崇德投資、騰訊投資。從融資頻率和背后投資方品牌以及融資金額,都難以與微醫匹敵。

從三家的節奏看,自從2017年開始,融資的節奏都在變慢。而這一年,移動醫療領域有超過1000家公司被注銷。前兩年鼎盛時期,移動醫療公司一度擴張到5000家,但死亡潮后,真正生存下來的不足50家。

今年新冠疫情的爆發,給了在線醫療一個機會。能否憑借外部環境的機會和政策利好實現第二春?企業質地極為重要。更重要的是,若不抓住這個最后的機會,想要再次反超,恐怕是難上加難了。

文章來源:微信公眾號“融中財經”(ID:thecapital)

作者:阿布

优优影视-官网